« 上一篇下一篇 »

我肯定你能猜着 我本沉默传奇发布站

        杰克把手伸求小极品传奇网页到汤姆的军师阿列克斯面前拿起马尼拉文件夹,放在自己跟前。迦拿②计划?杰克看着封面上的标题说,这是我们这个计划的代号吗?【① 中世纪传奇故事的不列颠国王,圆桌骑士团的首领。【② 巴勒斯坦北部古城,相传为基督首次神迹处。汤姆·卡特看着他的父亲。是阿列克斯的主意。我觉得没有什么不可以。杰克点点头,把文件夹推回去。好的。但是,阿列克斯,为什么叫迎拿?我肯定你能猜着,阿列克斯还未开口,贾斯明代为回答,是在迦拿举行的婚礼上,白水变成酒的。杰克耸耸肩。这我知道,但那有什么关系?那是基督创造的第一个奇迹,贾斯明回答道,许多奇迹中的第一个。

        三周以后巴黎玛利亚·贝娜瑞亚克坐在卡斯蒂廖内大街一家雾气腾腾的咖啡店里,啜饮着咖啡。肥胖的店老板正在吧台对一位年纪不小的金发女人献殷勤。她瞥了一眼吧台上方的钟,快到下午两点了。玛利亚盯着雨水浸湿的街道对面那间诊所已经快三个小时了。到现在也没有人光顾,所以她无法弄清卡特博士为何租用那间小诊所。自从三周前卡特博士的撒丁岛之行.玛利亚不顾伯纳德修士的反对,一直紧紧盯着他。真让人气得发疯,她最近与第二执行人联系了一次,想探探对这科学家有何打算,他却以明白无误的措辞命令她离科学家远点。她问为什么要放过卡特博士,他却警告她不要对卡特博士太着迷。着迷?她没有着迷,只是关心这件事。伯纳德·特里埃不在乎她的想法,所以关心也好,着迷也罢,都没有什么区别。她在兄弟会的作用是执行正义清洗,她所受的训练就是为了这个。所以,如果在斯德哥尔摩这科学家被定为首要清洗目标,为什么现在却不是了?发生了什么变化?伯纳德修士算什么东西,可以命令她应该或是不应该离谁远一点?只要一想起他说她只是一个杀手时的那种官腔,她就一肚子气。好像她不是兄弟会成员,只是一个可以呼来喝去的雇工。她深吸了一口气,提醒自己等到证实了自己对卡特博士的怀疑,神父和伯纳德修士就不得不听她的了。跟踪卡特博士很容易。警方对他的秘密保护不过是一辆巡逻车时不时看着他的家,上班的路上跟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