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正是在刚开变态网通传奇,19

        巴勒特宿舍门厅里的西碧尔,正如单职业公益服那人的模样。爸爸,她在他们招呼一辆出租车去卡乃基音乐厅时又说了一遍,你为什么从来不带我去看橄榄球赛呢?特迪·里夫斯知道西碧尔已变成了另一个人,但不知道变成了什么人。而那位烦恼的父亲并不知道,由于从不带女儿去看橄榄球赛,他使一个儿子大失所望。 正是在1957年5月4日那一天,威拉德·多塞特走进威尔伯医生诊所的那一刻,西碧尔·多塞特把钥匙插进晨边公寓的房门锁孔。门一打开,她就惊诧地瞅着这39英尺长、18英尺宽的狭长屋子。从上午八点到现在,间隔只有八小时,这块地方竟变成了城墙之类的东西。

        油彩未干的味道呛得西碧尔的鼻子好难受,说明眼前所见是实,而且是发生不久的事。她伸手摸了摸,果然并非虚幻,但手上沾着的红色油彩,也说明它不是真的城墙。她仔细看了看,发现它只是一块隔板,而且只有8英尺高。这公寓原先是一个整套房间的餐厅,用人造材料装饰一新,并且隔了两个厨房。特迪·里夫斯住在面积较小的厨房。西碧尔睡在带壁炉的狭长屋子的一头。这间屋子称作起居室。特迪去睡觉时得经过西碧尔的床头。这种安排挺怪,当然不能令人满意。但她俩别无良策。现在这块隔板把屋子分成两半,挡住了西碧尔的床。这样一来,特迪就可以径直走进自己的屋子,不会打扰西碧尔了。这种安排挺好,西碧尔对这个既成事实感到高兴。但这件事挺神秘,她很不安。使她更为不安的是:这一切是在她今天丢失了一大段时间以后发生的。她从锁孔中抽出钥匙,关好房门,朝隔板走去时,心中强烈地感受到其他化身的干扰---内心中一阵无声的吵嚷。不过,这个隔板还是很结实。尽管装配得很仓促,它还是精心制作而成的。她觉得,没有辜负了她祖父和父亲两代木匠的出身。她得在父亲回底特律以前让他来看看。特迪的钥匙放进锁孔的声音送进她耳朵。我闻到油彩气味啦,特迪嚷道。她进屋走了几步便止住脚步,瞪着城墙。这隔板好极啦。你为什么事先不告诉我一声?她问道。不是我干的,西碧尔说。